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,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

捐款專區

  • ◆劃撥帳號:50022397
    ◆戶名:社團法人台北市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
    ◆匯款捐款:
    郵局代號:700(南港昆陽郵局)
    帳號:0002612-0476301
    ◆電子發票捐款碼:1210203
    社團法人台北市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QR-code
:::* 瀏覽位置:首頁 > 相關政策評論
  • 字級選擇
  • 大
  • 中
  • 小

相關政策評論


台灣障礙者悲慘的人生(文/劉俊麟)

  • 發佈日期:2017-06-06
  • 照片說明文字劉俊麟/台灣障礙者權益促進會理事長

    6月5日一群在台灣土生土長的障礙者一起到內政部陳情抗議,要求政府應該要給予他們生存的協助,他們提出3項訴求:第一是將預算投入在社區支持服務、不要再把他們送入機構;第二是支持障礙者的自立生活;第三,政府的長照服務,必須聽取身心障礙者的意見。台灣障礙者得到的回應是:再研議。

    新活力自立生活協會成立十周年國際分享會,來了許多的日本障礙者和與他們同行的個人助理,這些助理不是什麼工作上的助理,是協助他們生活上需要旁人協助的個人助理,協助的工作從幫忙小便、大便、洗澡、洗衣服…….到收拾東西等等,在台灣的障礙者卻受限於每個月60小時的服務上限,相較於其他進步國家,台灣的身心障礙者處境實在是很悲慘。本來一個人一天是24小時,因為有重度肢體障礙,無法隨意上廁所,於是每天必須忍耐不喝水,減少上廁所的生理需求,否則沒人協助不知道該如何生存。

    人類有史以來就有各類型身心障礙者存在,從來不曾消失,即便是在希特勒時代屠殺了身心障礙者,今日仍然有一定比例的存在人類族群之中,也就是說,人類發生身心障礙者的或然率,從來不曾為零。也就是說,沒有人願意承擔這樣的困難,而目前大家所見到的身心障礙朋友,代替我們所有台灣人民,承受著成為各類型身心障礙者的或然率。我們的社會回報他們的,就是一再的逼迫他們要忍尿、忍飢餓、忍口渴…….。想來令人鼻酸。

    我們的公務人員卻不知道該怎麼有效規劃與協助身心障礙者的家庭,是以今年2017年仍然有身障家庭的自殺事件,實在讓人無法理解,這些行政官僚,夜裡真的能夠安眠?
    台灣可能有上千個登記有案的NGO或NPO,然而面對障礙者生存的需求,這麼多年來,也沒有人提出有用有效的辦法來,台灣專家學者很多,卻一點用處也沒有,自殺的仍然選擇自殺,沒辦法好好活著的苦,沒有人在乎。

    居服員不願意做障礙者生活中想要做的事情,沒有人取消這些居服員派遣單位的資格,公務人員在混,承辦居服派遣的單位也在混,沒有人檢討需求與支持服務的差異。弄了一個比較願意做障礙者需求的自立生活支持服務辦法,偏偏薪水比別人少,同樣是在擔任協助工作,為什麼要捨棄薪水較高,又可以拒絕不做某些事情的居服員?根本不合理,但是也不見社福圈的人出來檢討。

    台灣的障礙者處境真的悲慘。

    長照2.0在即,我們主張長照法應該修改名稱為「長期支持與照顧服務法」,徹底解決居服與個人助理不同調,需求與服務不能契合的困難。障礙者夜間需要協助,居服員不做,個人助理薪資少缺人力,偏偏經費挹注到什麼長照ABC,卻忽略了障礙者每天在台灣各個角落真正的生存需求,難怪障礙者用不到,而障礙者家庭凡事自己扛,卻又承擔著我們整個社會的障礙者或然率,所以撐不下去的就走上絕路,官僚兩手一攤,嘴裡喊著:沒錢、沒人,就沒責任?這真是台灣不文明的一面,也是台灣障礙者的悲慘人生。
  • 分享
*回上一頁 *到最上面